中日文混合Blog 


by dragon007ccj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跟高血压说再见


e0063982_09373675.jpg

高血压已经成为困扰中高年人群的主要症状。甚至一些青壮年也为此困惑。俗话说,有病乱求医。于是各种偏方,各种江湖妙药在网上流传。仔细观察都是变相的传销,虽然保健品不会吃死人,但是浪费金钱与宝贵的时间,总不是一件好事。好比刚刚发生的假疫苗事件,不会直接危害健康,但延误了接种疫苗时间,以后遇到本来可以预防的病毒,就会出大问题,甚至是生命危险。

如果我们立足于科学,找到符合自己情况的“治疗”方法,岂不是一件美事。

一位朋友已经写了https://mp.weixin.qq.com/s/5wQXuTGNLkoC4M-3hBJi3g一篇经历,虽然异曲同工,多一份事例,就多一份参考。或许我的经历也可以为高血压所困扰的朋友提供一点帮助。

事情发端于两年前的秋末。头天晚上在朋友家聚会,品尝人家的高级葡萄酒 —拉菲。虽然平时不怎么喝酒,但一向觉得酒量还行的笔者,不知不觉就晕乎了。第二天上班,依然头痛、恶心。同事建议去保健室休息一会。心想睡个把钟头就好了。但是,保健士公事公办,让量血压。量就量吧,跟血压也什么关系。记忆里自己的血压一直正常,还有点偏低。想不到保健士很紧张地说:“别动了,赶紧躺下!”原来血压为160/110。不会是血压计出了问题吧?我心里嘀咕,睡一会就好了。

一小时以后再量,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保健士说,这是高血压。究竟是偶然的情况呢,还是持续的症状,需要连续量一周再看。

一周过去了,基本都是这个状况。酒劲早过去了,头不疼不晕,就是这个数值不正常。于是决定去看医生。

附属医院的院长是东大毕业的高材生,话不多,挺和蔼。看了我一周的数据说:“是高血压的症状,要吃降压药”。这一周我也查了一些资料,大体知道高血压是全身性的反应,对应的门诊叫内循环科(国内好像是心血管内科),降压药既然是调节内循环的,用了以后就很难停药。即使用药的话,对症下药才好吧。

“什么原因呢,大夫?” 我不想不明不白地用药。

“你的情况,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原因,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只有血压高了点,属于原因不明的高血压。”

“那不用药行不行?”

“短期内不会有问题,时间久了就难说了。”

“怎么个难说法呢?”

院长笑了笑说,“尽管原因不明,可是血液进出心脏都要比正常情况下用力气,血管绷得紧,时间久了会引起动脉硬化等问题。”

这是有点吓人。但是,还是不好决定马上用药。我再试探大夫,想多打听点可供参考的范例。

“有没有人不用药呢?”

“有,有人拒绝用药,高压都180了。”

“哦,那不是也没事么?” 我觉得挺鼓舞的。

“没事?保不准哪天起床时,突然中风。”大夫看我还在犹豫,叹了口气,“要不先用一点缓和紧张的药,两周后再看,如何?”

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离开诊所时,大夫叮嘱要继续游泳,坚持运动。每天记录血压。

于是,记录血压便成了每天的日课。这期间正好从《纽约客》上读到一篇长篇报道,写的是慢性病与社区医院的关系。文中说,很多人寄希望与名医,可是大部分原因不明的慢性病,是找不到神医的,不如自己认真记录,积累长期、完整的数据。有了数据,大夫才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

我觉得每天记录两次,上午上班后和下午下班前,可以利用保健室的血压计,比市贩的简易商品要准确些。同时,在备注栏里记录着自己认为或许有关系的因素,比如,天气情况,食物、以及心情等等。

在一个连早饭吃了什么都记不得的时代,昨天的事早已变成遥远的往事而烟灭。索性将手头十几年的数据也整理了一遍,才发现记忆中的低血压,早已是历史。除过身高有点缩小以外,血压是在缓缓地上升。怪不得年初体检时,大夫就曾提醒说要注意减盐了。只是,自己不以为然而已。

紧张缓和剂貌似有点作用。血压不再上升,但停留在150/90左右。可能有人会说,这也算高血压吗?比这高的多了去了。可是,医学有严格的界定。130/85以上就不正常,140/90以上就需要治疗。两周后去见大夫,依然不想贸然用药。大夫说,医生不会强求的。目前的数值没有危险,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再出现160/100这样的情形,还是早点治疗的好。

此后的日子里,根据保健士的建议,采取了两种措施。一、减盐;二、晚饭后快走半小时。

两个貌似简单的方法,实行起来很难。我对饮食不挑剔,什么都可以吃得下。问题是,现在的食品,半成品、成品很多,都含有相当多的食盐,加起来轻而易举地超过每天7-8克食盐的标准。日本料理有很多水产,本来是对健康有好处的,但是,毫无例外地都很咸。

晚饭后快步半小时,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本来下班回家就晚了,饭后肯定过了八点。我每天有下班后游泳的习惯,运动量已经很大了。再快走半小时,感觉有点吃不消。

几星期下来,效果甚微。

然后改变战术,改打太极拳。

年轻时练过几天杨氏24式,网上再看看视频,还能想得起来。

后来,附近有一位东北来探亲的阿姨,太极拳打得很好,又跟着学了学陈氏42式。周末在公园里练,平时在家里比划两下。这样又几个星期过去了。

然而,依然没有什么效果。

太极拳讲究意念,要气守丹田。这就好比你对一个集中不了注意力的小孩讲要集中注意力一样,以精神论对付精神。我觉得这功夫太难,掌握不了要领。

这样坚持着运动,记录着血压。看它胶着于不正常也不要命的灰色地带。

转机出现在元旦期间。契机是跟一个同事的闲聊。公司出台了一些新措施,体检时可以自己出一点钱(公司补贴一部分)检查“血管年龄”。同事说她几年前检查自己的血管,已经是七八十岁了。然后,就去练瑜伽了。

“管用吗?” 我为这一信息惊讶。

“反正,后来再去测血管年龄,已经回到正常值了。” 同事建议我也去测一下。

我想,血脂什么的我都正常,体重低于标准体重好几公斤,BMI都很好,测血管年龄有点多此一举。

不过,瑜伽倒是可以试一试。

其实,我跟瑜伽是有些缘分的。年轻时在国内的时候,曾经接触过一次瑜伽。当时刚从印度进修回来的妻子,一个劲地说瑜伽的好,还作示范鼓励她娘家人也做。但是,我天生急性子,电视里正好播放张蕙兰瑜伽,就一个人悄悄地跟着电视做。张蕙兰的瑜伽,专业性蛮高的,我愣头愣脑边看电视屏幕边跟着做了几个动作便伤了脖子和背筋,还得请学院的体育老师帮助矫正回来。

从那以后,再没敢碰瑜伽。

好在家里录有一套加拿大瑜伽师设计的节目,既有高难的,也有基础的。于是,决定找简单的试一试。

元旦前后的东京,是一年里最冷的季节。据保健士讲,也是人体血压最高的季节。这期间正好是假期,每天没事干,铺开垫子比划几个瑜伽动作,很快就适应了这种节奏。这套节目编得很好,用不着专门去意念,一个动作、一个动作,自然而然地建立了呼气吸气的机制,做完一套以后,似乎能听到自己的血液流动的声音,全身说不出的一种放松。

有意思的是,以后在开始热身运动时,几个呼吸下来,哈欠连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从这个时候开始,血压开始下降。高压很少超过140,低压稳定在85左右。

之后的日子,瑜伽就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没有游泳的时候就练瑜伽,这两项运动互补着,好像自行车的两个车轮,承载着我自认为轻松却时而疲惫的身体。

三月份以后,血压已经完全正常。保健士直呼奇迹。当得知是瑜伽的功劳时,保健士说,瑜伽有调节呼吸,进而调节自律神经的功能。或许这是它的功效所在吧。

我们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一个不同的个体。好比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我们每个人的身体与经历都不会相同。有的人靠步行治好了高血压,有的可能要去健身房。

我幸运的地方是在成为大病之前,偶然发现了不正常的血压,又歪打正着地找到退治的方法 :瑜伽!

这样,没有用降压药,靠身体的力量自愈了。7月份以后,盛夏来了,跟若干年前一样,血压回归到稳定的轨道。

现在我可以独立完成四套瑜伽,时间宽裕时,每次根据情况组合两套连续练习,大约一个小时,足不出户,即可达到预想的效果。

但是,我还是喜欢听原声的音乐和解说词。尤其是当末尾放松时,那缓缓的、低沉的女中音,简直有一种催眠般的魔力:“慢慢放松脊椎,让背骨的各个骨节都融化在大地,逐渐疏散而消失,什么也没有了......”

如能忘我,该有多好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8-07-23 09:35 | 中文: 走馬観花

学与教

                             (上)

教外國人學自己的母語是一件有趣的事,如果求教者很優秀,則更是一種全新的體驗。因為,你會遇到從來沒有想過的提問,也因此得到了重新審視自己的契機。

印度的犀利哥非常聰明,開始用漢語作文。第一次檢查他的文章,以我苛刻的文字潔癖的眼睛,居然找不到什麼語病。只修改了一兩處無傷大雅的小小的習慣用語。再拼命找毛病的話,我擔心自己要得吹毛求疵症。

看他把範文翻譯成英文,再對照所作的漢文,整理出每句話在表達上的特徵,以鞏固語法和構詞的基礎。在由衷地欣賞之余,忽然生出一種愧疚,這一堂課作為老師應當盡怎樣的職責?

我和犀利哥的交流主要是用日語進行。他非常流利的日文以及豐富的詞彙,根本無法想象他剛來日本不久。反過來,他的英文是母語,天生地對語音敏感,如果注意音調的話,漢語發音基本不是問題。為了增加詞彙量,我覺得應最大限度地利用日文里漢字與漢語詞彙,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我有時故意把簡體字、繁體字、日文漢字混起來,以增加對漢字的認同。不過,我注意到,好幾次當我說這些字都是同一個東西,比如 「為」跟」為」,「澤」跟「澤」與」沢「 都是同一個字時,他眼睛里明顯地流露出困惑。如果再說  」衛」 跟 「衛」、「幾」 跟「幾」也是一樣時,那困惑分明要燃燒出抗議了。

我作得過分了?即使是號稱「同文同種」的大和民族,在識別漢字時非常較真。一筆一划,循規蹈矩,不得越雷池一步。這在小學生升初中考試時,表現得淋灕盡致。一個捺勾如果勾得不明顯,則只能得零分。我兒子為此吃了很多虧。

可見,拿來的東西,哪怕加工得再精細,還是有區別的。所以,我對犀利哥的要求肯定是太嚴苛了。

我堅持對字的接受與認同,是我從英日漢的對比中,重新發現了作為世界上唯一一種表意文字,一個個的漢字才是漢文最根本因素。「識字」才是漢語學習最重要的功課。

英日漢對比,可以看到漢語是一種很不嚴謹的語言。沒有嚴格的時態,沒有詞格的限制,唯有漢字的組合,很隨便。這種無章可循,讓習慣英日文法與構詞的人會感覺無形的沮喪。

這種情形讓先前嫌棄英日文繁文縟節的筆者,忽然想到規矩的好處,對條律生出許多尊敬。

回憶兒時的記憶,漢語語法的學習,其實在小學畢業時已經基本完成。而用所謂「主謂賓」來分析句子結構的方式,也是從西語學習中引進的。牙牙學語的孩童沒有在意語法,語法只是加齡的拐杖。

因此,在審視手頭面對外國人的漢語教材時,很少有滿足犀利哥這樣聰慧而善于思考者。

在思考接下來該用什麼教材,用什麼方法效果更好時,我聯想到自己對英語的學習。雖然斷斷續續,花了不少時間,可是依然效果不佳,離自如運用還很遙遠。究竟掌握一門外語,有沒有訣竅,有沒有更快捷的途徑?

我總覺得我們對外語拿捏不准是因為我們沒有理解了這門語言的核心。好比建一座房子,房梁不正則堆砌再多的磚頭也沒有用。


                           (下)

现在有一句话很流行,即“不忘初心”。

说到学习语言的初心,应该想想牙牙学语的孩童。小孩子是纯洁的,是从最简单的单词重复着而建起了自己的逻辑架构。语言作为思考的工具,是和思想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所以,教语言不如说是教思考。当思考成为自发的习惯时,教学也就完成了。

正好我有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外甥叫睿睿,每天听她妈妈的“为爱朗读”。引用“朋友圈”里她们朗读故事的一些片段,领略童趣之余,是不是可以得到某种启发呢。

“第38天:每次看地图都被同音字打败,讲到驴打滚,问:驴呢?说到廊坊,问:有没有狼?讲到马奶酒,问:是马喝的吗?”

在不认字之前是靠听音,用已知的音去演绎听到的音,非常合情合理的过程。

学了就用,用在玩耍的时候,思路就这样搭建起来了。

“第41天: 最近学会了反义词并且能用出来,拿根绳子说,妈妈一根长一根短,看完电视,拿着遥控器说:妈妈一个胖胖的遥控器,一个瘦瘦的遥控器[偷笑]”

童话故事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小朋友思考的大门。

“第72天:睿睿要求看《开车出发》系列,我已经不想再读了,加了两本新书,看过《甘伯伯》和《宝儿》后,喜欢上了约翰·伯宁罕的作品,画面淡淡的,安安静静的,总是能感觉到温暖。所以选了《外公》来读,书中讲了祖孙的亲密时光,讲到了死亡。看到最后一页空空的绿沙发时,睿睿问:‘外公呢?’  ‘外公不在了!’ 告她外公去世了,见不到了。又问,‘可以去找找吗?’ 答:‘找不到了’。她想了一会,又说:‘那小女孩就一个人了。’  死亡对两岁小朋友来说还太深远,看来这本书应该再等她大点再读了。”

对同义词的理解与替换,常常会生出让人忍俊不禁的对话。

睿睿:妈妈,你属什么的?
妈妈:汪汪
睿睿:属狗,爸爸,你属什么的?
爸爸摆了个孙悟空的姿势
睿睿:哦~,你属孙悟空的!


当小孩子词汇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会开启十万个为什么的模式。

场景1,去饭店吃饭,看到一尊弥勒佛。
睿睿:妈妈,弥勒佛为什么光着肚皮还要抹口红?

场景2,读到《兵马俑》时,提问如连珠。
A.兵马俑是人还是石头?
B.为什么我洗澡游泳是在游泳池不是华清池?

场景3,读到“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睿睿: 为什么把玉门给关了?

场景4,过年啦开始就对年比较感兴趣,一天到晚自己讲年兽,昨天又讲了灶王爷,十万个为什么又被激活了。
“灶王爷的家在哪里?”
“灶王爷是人还是动物?”
“老乞丐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
“年兽有没有头发?”

由单纯的提问变成逻辑的辩诘时,要解释清楚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第121天:最近不停重复《情景认知》系列里的四本书,《动物园》,《城市》,《火车站》,《建筑工地》。讲其中的《我妈妈》一节。
我读:我妈妈。
她问:是妈妈还是姥姥?[疑问]
我说:《我妈妈》。
她说:你妈妈是姥姥,这个书是妈妈”


“第128天: 最近对《Goodnight Moon》感兴趣,看完问:为什么要说goodnight nobody? 是不是应该对着墙说?”

显然已经不需要再去解释 nobody了。
思路搭好了,词汇也增加时,语言就可以用来防卫。

“吃饭时睿睿尿裤子了,问她为什么尿尿不说话? 答: 我在吃饭呢,吃饭不能说话,食不言、寝不语”。

“为爱朗读”是我朋友圈里我最喜欢看的故事。在看到一个孩子的成长,在领略一份爱时,我反复在思考语言的核心究竟是什么?只要朗读,并不要解释,只要输送了足够的爱,就可以开启善于思索的大门。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8-03-21 19:46 | 中文: 走馬観花

不老不死的幻想

偶然打开电视,看到采访Google的未来科学家Raymond Kurzweil,说到2045年之前实现人类不老不死的幻想,抱着不置可否的态度看了一会,或然脑洞大开,有点灵犀一点通的感觉,遂作此笔记以记之。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12-30 18:13 | 中文: 時事点評

時代遅れしないように

時代に遅れまいかと自分に呟いているが、やはり速めないと、遅れてしまいそう。励ましとして、Don't be late to the trend!
It's time to catch up!

https://bitflyer.jp?bf=5ihjynvn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11-23 12:26 | 日文: 時と事

听袁老师讲历史

几天迷上了袁腾飞,翻出他的历史讲义(视频),一口气看了好几集,不禁乐得前仰后合,被家人怀疑是不是得了”蛇精病”。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09-20 21:02 | 中文: 時事点評

女到中年 (下)





人听到的最恐怖的声音是什么?
在一个安静乡村的房子里,最近的邻居也相隔好远,最恐怖的声音就是夜里听到屋外有人在咳嗽。为什么会有人在漆黑的夜晚盯着我们的睡房,舔着嘴唇咳嗽呢?为什么这个并非城市的地方会有人离我家,离我的孩子们这么近呢?

我对这个房子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我知道邮递员和供电员的不同,我知道垃圾回收车和学校巴士的不同,还有地下室的西医烘干两用机的声音。我能区别不同的门的响声,我知道外边咳嗽的是一个男人。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05-29 21:29 | 中文: 走馬観花

女到中年 (上)

原题:爱情故事(A LOVE STORY)
作者:Samantha Hunt
翻译:戴维
译自:The New Yorker, MAY 22, 2017 ISSUE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7/05/22/a-love-story-samantha-hunt


“一条野狼吃了一个三岁的孩子,离这儿没多远。”
“真的吗?”
“我舅舅告诉我的。”
“是么。”
“他说‘别再把孩子放外边了啊’,好像我曾经那样做过似的。”
“你把孩子放外边过?”
“什么呀。”这个回答含混不清,但并没有否定。
“他为什么在这里监视野狼?”
“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那无法抗拒。”
“真的吗?”
“对呀,那是他的嗜好。”或许他有强迫症。

我舅舅很擅长想象,他想象得活灵活现:一条野狗噙着一个婴儿,永远消失在红树林里。

“我不明白。”

但是,我明白。生活中每一件真实的事情,都发生于一个念头。我也曾把想象的物体和时间当作真实。我曾经创造过人类。每次打出租车,我都给出租车司机小费,十块、二十块,只要他们不强奸我。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05-20 22:53 | 中文: 走馬観花

花园迷径

作者:[阿根廷]博尔赫斯 Jorge Luis Borges *1941年初版
英译:安东尼•鲍彻 *1948年
汉译:戴维

译者按:2017年1月30日的《纽约客》上,有一篇《轮替结局》(ALTERNATE ENDINGS),讲的是观众互动的影视新格局。电影(乃至文学)不再是由作者预设的一套情节,而是由观众参与的无穷的变种。在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网络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这种可能性越来越现实。文中提到一篇小说,是大约七十年前阿根廷诗人小说家博尔赫斯的《花园迷径》。博尔赫斯认为花大力气写一部长篇巨著毫无任何意义,不如把想象留给读者,让读者演绎无穷的可能。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篇奇异的小说,于是,我找到了由唐纳德•A•耶茨翻译,1964年出版的英文版本,并把它翻译成汉语,以飨读者。
----------------------------------------------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01-29 11:22 | 中文: 時事点評

受封塞特神

(一)


e0063982_22571169.jpg受封塞特神时,已经是进入埃及的第三天。同一组乘客已经相熟,可以叫得起彼此的姓名,也适应了相互的举止。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01-01 22:58 | 中文: 走馬観花

夢幻鉄道

领导给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孤陋寡闻的笔者第一次看到一位陌生的音乐家的名字---小松亮太。因为最近杂事多,没有预先上网了解该音乐家,仅以完成任务的态度,径直奔音乐会去了。开演后,发现有一首曲目叫《梦幻铁道》,是小松亲自演奏。这位看上去非常年轻的演奏家抱着一台南美手风琴(Bandoneon),说这首曲子是他自己认为他谱写的曲子里最好的,也是写给他儿子的曲子,但是并没有被一家广告或者电视剧、电影的主题曲所采用。而他认为并非最好的曲子却屡屡被广告商青睐。

小松的开场白,一下子吊起了我的胃口,南美手风琴和庞大的交响乐队奏出的《梦幻铁道》会是什么样子?

铁道是最大众化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在铁道大国日本,小男孩们最感兴趣的题目之一就是铁道。铁道粉丝,从小学到大学,到成年人,到耄耄老者,不计其数。做各种铁道模型,研究各种火车的形状,性能,甚至收集各种列车的运行时刻表,再去实际体验乘坐的感觉。那种神驰心往非常投入的爱好,可以说让局外人倘目结舌。所以,几乎每个学校里都有“铁研”(铁道研究)俱乐部。

笔者旅日已久,对日本铁道之便利已经习以为常。只有当离开岛国去其它大陆旅行时,才能找回儿时在天朝乘火车的感觉,才觉得坐上火车便是要出远门,心中充满了对遥远而未知的目的地的想象和一种莫名的兴奋。

以前的火车,启动时要鸣汽笛,然后那车轮轧出的始慢渐快的节奏,就是一首音乐。来到日本后,铁道交通异常方便,很少听到汽笛声和车轮的节奏。只有偶然看三十年前的老电影,或者看NHK的丝绸之路纪录片时才能想起心中的原风景。

翻阅入场时主办方分发的音乐会介绍,小松是一位探戈演奏和作曲家。难怪才有这样以南美手风琴为主奏乐器的别开生面的音乐会。

寂静中,南美手风琴悠扬的音色一下子就揪住了我的心,仿佛真的是汽笛鸣响,火车始动。那悠扬又如诉如泣的旋律,给整个会场覆盖了一层浓浓的忧郁,和一种难以言喻的寂寞。难道说这是所谓的乡情?难道说美的旋律带来的快乐,反而包含着一种忧伤?

我发现周围的观众都直起了上身,屏住了呼吸,似乎每一个灵魂都随着激越的琴声与背景伴奏在奔驰,在起舞。当高潮一过,嘎然而止时,如雷的掌声久久不停。我正为自己毫无理由的激动与脆弱费解时,扭头看到其他观众眼里的湿润与晶亮。

我们坐上火车时,恨不得迅速到达目的地,完成心中的旅行计划,期待的是对未知的探求。真的到达目的地时,是否会滋生出一种寂寥?

我不得而知。音乐会场不允许录音,散场后在Youtube里搜索了这首曲子,只发现这个花样滑冰的背景曲。由于视觉集中在运动员身上,难以体会在音乐会上作曲家自己演奏时的那种氛围。但是,现场那种感受依然久久不愿离去。

朋友,请你闭住眼睛,不要看滑冰,只听音乐,一起来想象一下,你听到的是什么?是欢快?还是忧伤?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12-04 22:42 | 中文: 時事点評

男女有别

原题:性别研究(GENDER STUDIES)
作者: Curtis Sittenfeld
翻译: 戴维
译自: FICTION,The New Yorker,AUGUST 29, 2016 ISSUE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8-28 01:35 | 中文: 走馬観花

距 离  (下)

(三)
塔米尔愿意聊的只有钱:以色列人的平均收入,他自己毫不费劲的财富,在四周被精神变态者包围着的弹丸之地建立了无与伦比的生活质量。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6-12 17:08 | 中文: 走馬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