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文混合Blog 


by dragon007ccj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花园迷径

作者:[阿根廷]博尔赫斯 Jorge Luis Borges *1941年初版
英译:安东尼•鲍彻 *1948年
汉译:戴维

译者按:2017年1月30日的《纽约客》上,有一篇《轮替结局》(ALTERNATE ENDINGS),讲的是观众互动的影视新格局。电影(乃至文学)不再是由作者预设的一套情节,而是由观众参与的无穷的变种。在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网络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这种可能性越来越现实。文中提到一篇小说,是大约七十年前阿根廷诗人小说家博尔赫斯的《花园迷径》。博尔赫斯认为花大力气写一部长篇巨著毫无任何意义,不如把想象留给读者,让读者演绎无穷的可能。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篇奇异的小说,于是,我找到了由唐纳德•A•耶茨翻译,1964年出版的英文版本,并把它翻译成汉语,以飨读者。
----------------------------------------------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01-29 11:22 | 中文: 時事点評 | Comments(0)

受封塞特神

(一)


e0063982_22571169.jpg受封塞特神时,已经是进入埃及的第三天。同一组乘客已经相熟,可以叫得起彼此的姓名,也适应了相互的举止。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7-01-01 22:58 | 中文: 走馬観花 | Comments(0)

夢幻鉄道

领导给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孤陋寡闻的笔者第一次看到一位陌生的音乐家的名字---小松亮太。因为最近杂事多,没有预先上网了解该音乐家,仅以完成任务的态度,径直奔音乐会去了。开演后,发现有一首曲目叫《梦幻铁道》,是小松亲自演奏。这位看上去非常年轻的演奏家抱着一台南美手风琴(Bandoneon),说这首曲子是他自己认为他谱写的曲子里最好的,也是写给他儿子的曲子,但是并没有被一家广告或者电视剧、电影的主题曲所采用。而他认为并非最好的曲子却屡屡被广告商青睐。

小松的开场白,一下子吊起了我的胃口,南美手风琴和庞大的交响乐队奏出的《梦幻铁道》会是什么样子?

铁道是最大众化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在铁道大国日本,小男孩们最感兴趣的题目之一就是铁道。铁道粉丝,从小学到大学,到成年人,到耄耄老者,不计其数。做各种铁道模型,研究各种火车的形状,性能,甚至收集各种列车的运行时刻表,再去实际体验乘坐的感觉。那种神驰心往非常投入的爱好,可以说让局外人倘目结舌。所以,几乎每个学校里都有“铁研”(铁道研究)俱乐部。

笔者旅日已久,对日本铁道之便利已经习以为常。只有当离开岛国去其它大陆旅行时,才能找回儿时在天朝乘火车的感觉,才觉得坐上火车便是要出远门,心中充满了对遥远而未知的目的地的想象和一种莫名的兴奋。

以前的火车,启动时要鸣汽笛,然后那车轮轧出的始慢渐快的节奏,就是一首音乐。来到日本后,铁道交通异常方便,很少听到汽笛声和车轮的节奏。只有偶然看三十年前的老电影,或者看NHK的丝绸之路纪录片时才能想起心中的原风景。

翻阅入场时主办方分发的音乐会介绍,小松是一位探戈演奏和作曲家。难怪才有这样以南美手风琴为主奏乐器的别开生面的音乐会。

寂静中,南美手风琴悠扬的音色一下子就揪住了我的心,仿佛真的是汽笛鸣响,火车始动。那悠扬又如诉如泣的旋律,给整个会场覆盖了一层浓浓的忧郁,和一种难以言喻的寂寞。难道说这是所谓的乡情?难道说美的旋律带来的快乐,反而包含着一种忧伤?

我发现周围的观众都直起了上身,屏住了呼吸,似乎每一个灵魂都随着激越的琴声与背景伴奏在奔驰,在起舞。当高潮一过,嘎然而止时,如雷的掌声久久不停。我正为自己毫无理由的激动与脆弱费解时,扭头看到其他观众眼里的湿润与晶亮。

我们坐上火车时,恨不得迅速到达目的地,完成心中的旅行计划,期待的是对未知的探求。真的到达目的地时,是否会滋生出一种寂寥?

我不得而知。音乐会场不允许录音,散场后在Youtube里搜索了这首曲子,只发现这个花样滑冰的背景曲。由于视觉集中在运动员身上,难以体会在音乐会上作曲家自己演奏时的那种氛围。但是,现场那种感受依然久久不愿离去。

朋友,请你闭住眼睛,不要看滑冰,只听音乐,一起来想象一下,你听到的是什么?是欢快?还是忧伤?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12-04 22:42 | 中文: 時事点評 | Comments(0)

男女有别

原题:性别研究(GENDER STUDIES)
作者: Curtis Sittenfeld
翻译: 戴维
译自: FICTION,The New Yorker,AUGUST 29, 2016 ISSUE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8-28 01:35 | 中文: 走馬観花 | Comments(0)

距 离  (下)

(三)
塔米尔愿意聊的只有钱:以色列人的平均收入,他自己毫不费劲的财富,在四周被精神变态者包围着的弹丸之地建立了无与伦比的生活质量。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6-12 17:08 | 中文: 走馬観花 | Comments(0)

距 离  (中)

(二)
塔米尔费力地拖着三只有滑轮的行李箱,还提着两只鼓鼓囊囊的免税包。里面装些什么?他会需要什么没有体面的破玩意儿?一瓶底古龙香水?100条香烟?一大堆塑料M&M里装着极小的M&M巧克力?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6-12 17:06 | 中文: 走馬観花 | Comments(0)

距 离  (上)

原题:MAYBE IT WAS THE DISTANCE
译自:Fiction, The New Yorker, JUNE 6 & 13, 2016 ISSUE
作者: Jonathan Safran Foer
翻译:戴维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6-12 17:04 | 中文: 走馬観花 | Comments(0)

奥巴马广岛演讲

翻译: 戴维(*括号里为译者注)
七十一年前一个晴朗的早晨,死神从天空降临,世界从此改变。电光与火墙毁灭了一个城市,展示了人类拥有这样的能力,即毁灭人类自身。
原子弹的威力厉害吧,你看,世界从此改变了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5-28 14:56 | 中文: 時事点評 | Comments(0)

等待奇迹

原题: Waiting for the Miracle
作者: LARA VAPNYAR
翻译: 戴维
译自: Fiction,APRIL 25, 2016 ISSUE,THE NEW YORKER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4-26 21:58 | 中文: 走馬観花 | Comments(0)

我的忏悔

                ~ 紫香小说 ~

原  题: My Purple Scented Novel
翻译自: 《纽约客》Fiction MARCH 28, 2016 ISSUE
作  者: IAN MCEWAN
翻  译: 戴维


你大概听说过我的朋友—一位曾经非常有名的小说家贾斯林•塔伯特,但是,我怀疑他的记忆开始褪色。时间与名望都是无情的,在你的大脑里把它们关联在一起的大概是模糊不清的丑闻与丢脸吧。我的名字叫帕克•斯潘罗,在我的名字公开与他发生联系之前,你不会听说过我这样无名的小说家。对于少数知道我俩的人来说,我俩的名字一直是牢固地联系在一起,宛若跷跷板的两头。他的上升就是我的下降,虽然未必是必然的原因。然后,他的衰落就是我现今的胜利。我不否定不道德的行为,我偷走了一个人生,但并不打算归还它。你可以把这几页文字当作一个忏悔。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3-25 22:21 | 中文: 時事点評 | Comments(0)

认与知

2016年3月9日,全世界热爱围棋与关注人工智能的人们都在注视着一局正在进行的比赛:谷歌的AlphaGo对韩国的世界顶级围棋职业选手李世石九段。下午四点多,李九段中盘认输,第一局比赛落下了帷幕。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3-12 14:33 | 中文: 時事点評 | Comments(0)

小资二年级

用微信记录被朋友戏谑为小资的日常生活,已经有两个年头了。这些打油诗虽然不见得合乎严格的韵律,但是记录了心灵的轨迹。思虑悲欢都竭诚,嬉笑怒骂,皆是真。回头一看,第二个年头正好从股灾开始,结束于经济危机。所以,这些文字也记录了一介草民在危机中的呐喊与哀鸣。

More
[PR]
# by dragon007ccj | 2016-03-05 21:56 | 中文: 走馬観花 | Comments(0)